“我曾經結過10次婚,突然來一個電話,上面寫著某某阿姨,我要反應一下是哪個。”
  “還有三個月過年,已經有七八個老客戶找我陪他們回家過年,從元旦、聖誕一直到春節直到正月十五,只要是節日,我的行程都排滿了。”
  講話者王芸(化名),24歲。出於對父母意願的尊重,甚至迫於父輩的高壓逼婚,越來越多的中國青年選擇“租借”陌生人冒充伴侶。王芸正是這一現實催生的“新興行業”從業者:招租女友。
  本報記者 張亞楠
  誰租女友? 進城“農二代”年紀不大被逼婚
  兩年的“招租女友”生涯讓王芸遇到形形色色的客戶:有月薪三千左右的小職員,也有四千左右的公務員,還有月入過萬的個體戶,但王芸發現,大多數客戶家庭條件都一般,“幾乎都是農村普通家庭,兒子在一二線城市工作,父母是朴實傳統的農民,急著抱孫子。”
  承受不了父母的壓力,男子只好找個女孩回去抵擋,代價則是不菲的花費。除了食宿、交通花費,給父母、親戚買禮物的花費,還要付工資。王芸說,她要價500元每天,要價最便宜的女孩也得300元每天。一家專門做租友服務的網站負責人王建華說,在他們網站,每個出租會員價格不一,一般平時500元起一天,過年過節800元起。
  老家菏澤的郭先生已經在租女友上花了一萬多元。從去年開始,他四次租女友回家見父母。25歲的郭先生告訴記者,自己月入過萬,三年前談過一段戀愛,但沒有能繼續走下去。也曾在父母的逼迫下跟老家一個姑娘訂婚,也因為不合適,最終以分手告終。
  “我想找一個價值觀念跟我相投的人。”25歲的年紀,在城市裡遠遠算不上“剩男”,但在菏澤農村老家,郭先生已經顯得非常扎眼。郭先生的父母抓住了兒子的軟肋,拿年邁的爺爺、奶奶說事。
  “我從小跟爺爺、奶奶長大,他們都70多歲了,特別盼著我能結婚。”無奈之下,郭先生選擇了租女友回家,“花這麼多錢,就當是給老人盡孝了。”但現在郭先生也面臨父母催著結婚的難題,“家裡打來電話基本上不敢接。”
  無限風光? 錢掙得不算少,出門帶防狼霧
  很多時候,租女友見父母一面對男士來說不是壓力的結束,而是壓力的開始,撒了一次謊之後,他們不得不拿出更多的錢來彌補這個看不到底的坑。王芸說,她兩年前選擇做招租女友時就出於經濟壓力。
  幹了這行之後,王芸經濟條件的確大大改善了,但這個錢賺起來也不容易。首先,跟著陌生男子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是有危險的。為了避險,她每次出門都隨身攜帶防狼噴霧和報警器。
  “我會事先跟他說好,如果到時候行程跟之前協商的不一樣,我會轉頭就走,押金也不會給。”另外,如果需要一起過夜,王芸會要求對方提供單獨的房間,如果沒有單獨房間,有一個人要睡地上。最後,王芸會和客戶簽訂一份詳細的勞務合同。
  危險曾經擦肩而過。曾經有個濟南的客戶,對方表現得非常大方,給的定金很多,並且表示,如果父母給紅包,王芸可以收下作為額外報酬。王芸感覺不對勁兒,托人調查發現,對方經常住在濟南市各個酒店。“這跟他說的工作是不相符的”,心生疑慮的王芸放棄了這單生意。
  另一家租友中介網站負責人小菲也告訴記者,業內曾發生過女孩跟著客戶回家,雙方發生糾紛,女孩被打,被關一個月的事情。為了規避危險,網站會對招租女孩和客戶的身份進行核實,客戶要先交足額租金再簽合同。網站工作人員會通過暗號等方式及時跟身在外地的女孩聯繫,隨時掌握女孩動態。
  但小菲也提到,“租友合同是不受法律保護的,我們只能簽訂雇用合同。”
  孝還是騙?  偽造結婚證,雇人當岳母
  回家見父母之前,客戶一般會跟招租女孩商量一個身份。在客戶的要求下,王芸曾經扮演過董事的女兒、局長的女兒、教授的女兒、房地產老闆的女兒——一個個聽起來很有面子的“白富美”身份。
  “有些時候,我覺得不可思議,以他們的面貌、身份、收入比較難找到這樣的女孩,即便我自己不相信,他們的父母都信了。”王芸說。
  只有一次,王芸感覺幾乎演不下去了。那是個少有的公務員家庭,客戶給王芸的設定是教授的女兒。“他的父母對我是一種審視的目光,很精明,問得很細,而我對這個身份又不熟悉,那一次我非常緊張。”
  而一旦見過“公婆”幾面,家人就會逼婚。因為頂不住父母的壓力,已有多位客戶與王芸“結婚”——偽造結婚證。“我結過10次婚,只有一次是因為新娘突然出走,發了婚帖的男方無法收場。”
  結婚就要牽涉到雙方父母見面,這時候豈不要穿幫了?
  王芸說,讓她都覺得難以置信的是,這10次結婚中,有一半多自己的“父母”一直沒有出現;有三次,客戶花錢雇了群眾演員,扮演自己的父母、親戚。“一般情況下,我們都會編造各種理由搪塞對方要見父母的要求。實在搪塞不過去才會請演員。最多的一次雇了60多人,出發之前,大家坐下來開會,敲定每個人的身份、細節。”
  歷經兩年的“招租”沉浮,王芸目睹了一些已經“結婚”客戶的疲於圓謊。她說,“你不止騙了父母,還騙了所有的親戚朋友,你根本不能跟他們攤牌。”
  假戲真做? 或遇溫情,難生愛情
  應租做女友,並非只是冰冷的生意。對於男方來說,王芸是一個生意伙伴,但對於盼星星盼月亮一樣盼兒媳的公婆來說,他們多拿王芸當家人,極盡呵護。
  “運氣好的話,這份工作確實能帶來很多溫情,讓人積極面對生活。”王芸說,自己的家庭並非正常家庭,從小就渴求父母的愛,沒想到誤打誤撞,通過這份工作找到夢寐以求的溫暖,但這些愛是騙來的,又讓她心生愧疚。
  曾經一個客戶有個小弟弟,跟王芸特別合得來,過年“回家”,“嫂子”帶著小男孩玩,給他買糖吃,小男孩特別高興。從客戶家回來之後,“婆婆”經常給王芸打電話,每次都提到小弟弟很想王芸。過了半年多,王芸跟客戶再次回家,見到王芸的小男孩先是一直沉默,然後哇的大哭起來。這一幕一直清晰地刻在她心裡。
  有些客戶租女友的時候不只為了應付父母,有人抱著認識女孩子的想法,甚至最後假戲真做,走到一起。對此,王芸承認,業內確實有招租女孩跟客戶談戀愛的,但在她印象里,結果都不大好。也有客戶曾追求過王芸,但自己沒有同意。“剛開始交往,大家會看著對方很好,但到後來他會想,你跟我假戲真做了,會不會也跟別人假戲真做?”
  另外,談戀愛之後,照顧到男朋友的想法,女孩一般不會繼續做招租女友。而沒有一技之長的女孩子要找一個高收入工作並不容易。“做招租女友的時候,一個月能賺上萬,你做個櫃員,一個月也就三千。而男生的收入如果也不高,你們還能走到底嗎?”
 
創作者介紹

高考放榜

zl94zlxu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